妈妈。

没有必要害怕流血

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现在是11月1日,我们正在庆祝万圣节。在这一天,我想起了去年六月去世的妈妈。她的长眠地离我住的地方很远,所以我不能去看望她。不过,我……

以“血女友”身份开始我的母性之旅

我的搭档杰瑞德和我只能躺在床上。昨天,他在不平坦的人行道上绊倒,导致脚踝轻微出血,而我醒来时却感到恶心——就在我以为我的晨吐症状开始好转的时候。显然,我的日子过得不错……